日记 2020年6月11日 10点21分 雨

总的来说是过于敏感,是幸也是不幸。

太宰治的《候鸟》里讲:

“太敏感的人会体谅到他人的痛苦,自然就无法轻易做到坦率。所谓的坦率,其实就是暴力。”

敏感的人会被动性的洞穿对方的难处,就不能无动于衷,总想着为对方分担一些,就算是要委屈自己。往往敏感的人在事情未发生前就提前自我创造了痛苦。

“隔壁家的狗又多看了我一眼。”